xuelun
管理员
管理员
  • 注册日期2013-07-02
  • 金钱2250RMB
  • 威望160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
  • 社区居民
阅读:499回复:0

2021ASCO中国强音|邵志敏教授谈FUTURE-C-plus研究,引领TNBC免疫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06-10 11:49
2021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于当地时间6月4日~8日以线上会议形式盛大召开。作为全球肿瘤领域首屈一指的学术交流盛会,ASCO年会汇聚业内顶尖专家学者,聚焦肿瘤前沿新知,探讨科研创新成果,推动临床实践革新,引领着全球肿瘤诊疗事业不断开拓前行。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邵志敏教授牵头的“法米替尼联合卡瑞利珠单抗+白蛋白紫杉醇一线治疗免疫调节型晚期三阴性乳腺癌的Ⅱ期临床研究”(FUTURE-C-plus研究)脱颖而出,成功入选本届年会的口头报告。
2020年7月,邵志敏教授团队的FURURE研究于国际顶级学术期刊《细胞研究》(Cell
 Res.)重磅发布,开启了三阴性乳腺癌(TNBC)精准治疗的新大门。随着FUTURE研究的进一步深入,如今中国学者携手中国原研药物荣登2021
ASCO学术舞台,不仅再度彰显了世界对中国学术研究和原研药物品质的高度关注和一致认可,也为TNBC精准治疗再添新证,使TNBC的治疗困境迎来了新的曙光。

《中国医学论坛报》特别专访邵志敏教授,请他解读研究背景,梳理研究内容,分享临床感悟,并整理访谈精要,以飨读者。
邵志敏  教授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
复旦特聘教授、首批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复旦大学肿瘤研究所所长、乳腺癌研究所所长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外科主任兼乳腺外科主任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名誉主委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靶向治疗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副主任委员
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乳腺学组主任委员
上海市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
上海市医学会肿瘤专科委员会主任委员
第八届亚洲乳腺癌协会主席
St.Gallen乳腺癌大会专家团成员
砥砺探索十余载,
实现TNBC诊疗持续突破

Q1:
您牵头的FUTURE-C-plus研究成功入选2021
ASCO年会,研究的疗效数据显示,法米替尼联合卡瑞利珠单抗+白蛋白紫杉醇一线治疗TNBC的客观缓解率(ORR)高达81.3%,高居目前TNBC一线治疗方案榜首;同时,该联合方案9个月PFS率达60.2%,10个月PFS率达53.5%,研究数据振奋人心。请您介绍一下开展FUTURE-C-plus研究的背景。

邵志敏教授众所周知,与其他乳腺癌亚型相比,TNBC早期复发风险高。由于缺少激素受体(HR)、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等特异性治疗靶点,目前TNBC的辅助治疗方面,无论是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St.Gallen会议专家共识还是我国的指南共识,均以化疗为主。然而在临床实践中,许多TNBC患者在接受手术治疗后1~2年即出现复发,且复发以后再接受化疗的疗效往往很差。为了解决TNBC的临床治疗困境,我们研究团队历时近10年,开展了一系列探索与研究工作。
首先,为了更全面、更深入认识TNBC的本质,寻找精准治疗的突破口,我们研究团队开展了FUTURE研究,全面分析了465例原发性TNBC患者的临床、基因组和表达谱数据,发现TNBC是一种具有高度异质性的疾病。同时,根据基因组表达谱的不同,我们建立了TNBC“复旦分型”标准,将TNBC分为四个不同的亚型:腔面雄激素受体型(LAR)、免疫调节型(IM)、基底样免疫抑制型(BLIS)、间质型(MES)。各亚型均有相应特定的一些治疗靶点。这项FUTURE研究的成果于2019年发布于《细胞研究》(Cell Res.)上,为TNBC的精准诊疗提供了新思路。
为了进一步推动FUTURE研究成果的临床应用,我们携手恒瑞医药开展了更多探索。在TNBC“复旦分型”的指导下,我们将经多线治疗失败后的69例TNBC患者分为7个治疗臂(A臂~G臂),应用以恒瑞医药自主研发的多种创新抗肿瘤药物为代表的丰富治疗手段,对各个臂的患者进行不同方案的精准治疗。结果显示,总人群的ORR接近30%,其中,IM型TNBC患者(C臂)接受卡瑞利珠单抗+白蛋白紫杉醇治疗的ORR高达52%,启发了后续探索的新思路。
FUTURE研究C臂可观的ORR数据展现出了免疫治疗在多线治疗失败的IM型TNBC患者中的显著疗效,为了探索免疫治疗在这类患者一线治疗中的疗效,我们在C臂卡瑞利珠单抗+白蛋白紫杉醇方案的基础上,创新性联合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法米替尼,纳入48例(其中可评估46例)免疫调节性晚期TNBC患者,开展了这项FUTURE-C-plus研究,探索三药联合方案一线治疗IM型晚期TNBC的疗效。结果显示,法米替尼联合卡瑞利珠单抗+白蛋白紫杉醇治疗的客观缓解率(ORR)高达81.3%,如此惊艳的疗效数据非常振奋人心。

免疫治疗前景可待,
TKI靶向加持助力更优疗效

Q2:从FUTURE研究的C臂到FUTURE-C-plus研究,前瞻性研究中展现出免疫联合抗血管生成(+化疗)方案的疗效令人欣喜。您认为哪些TNBC患者更能从免疫治疗中获益?基于FUTURE系列研究,法米替尼联合卡瑞利珠单抗+白蛋白紫杉醇的三药联合方案在TNBC治疗中取得优越疗效的机制有哪些?
邵志敏教授肿瘤的免疫微环境对于免疫治疗疗效具有显著影响,我们研究团队通过探索和分析,于2019年在《临床癌症研究》(Clin Cancer Res)发表的研究将TNBC患者按照免疫状态分为3个不同的等级,即冷肿瘤,以及中度和极度免疫调节型。
在FUTURE-C-plus研究中,我们将CD8细胞的免疫组织化学(IHC)评分大于10%作为IM型的cut-off值,IM型TNBC患者占TNBC总体的50%左右。由此可见,能从免疫治疗中获益的TNBC患者群体是非常广阔的。

同时,在FUTURE研究免疫治疗+化疗的基础上,FUTURE-C-plus研究加入了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法米替尼。这样的三药联合方案在结肠癌等瘤种的治疗领域已有应用;同时,动物实验已经证实抗血管生成药物能够增加免疫细胞的浸润,这就启发我们通过免疫治疗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使“冷肿瘤”转变为“热肿瘤”,增强肿瘤的免疫原性,从而切实提升免疫治疗的疗效。FUTURE-C-plus研究的结果也证实了三药联合方案的优越疗效。此外,我们也在积极开展动物实验,去深入探索三药联合的更多获益机制。
阵线前移未来已来,
TNBC治疗格局“革命性改变”

Q3:FUTURE-C-plus研究中惊艳的疗效数据,为长久以来困境重重的TNBC治疗带来了振奋人心的新希望,也为未来TNBC诊疗的探索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向。请您谈谈,FUTURE-C-plus研究对我国TNBC的临床诊疗实践有哪些启示和意义。
邵志敏教授毫无疑问,FUTURE-C-plus研究可能改变TNBC的临床治疗决策。临床治疗方案的探索往往是从晚期多线治疗失败后患者的治疗开始,逐渐向前推移至一线治疗,然后再前移至新辅助治疗。
我们研究的治疗方案在TNBC一线治疗探索获得成功后,也必然会往新辅助和辅助方面拓展。晚期TNBC患者通过更有效的新辅助或辅助治疗,能够降低疾病复发转移,长期处于稳定状态,这为TNBC治疗长期以来的困境带来了革命性的改变。因此,未来我们会进一步向前推移FUTURE-C-plus研究中的三药治疗策略,从而提高TNBC患者的生存率。

广泛布局深入探索,
FUTURE-Super开拓更多治疗可能

Q4:随着FUTURE-C-plus研究结果的重磅公布,FUTURE-Super研究也更加令人期待。作为系列研究的主PI,请您介绍一下FUTURE-Super研究的进展。
邵志敏教授FUTURE研究的7个治疗臂中,我们对疗效欠佳的治疗臂进行方案优化探索的同时,对于有确切疗效的治疗臂也展开了进一步探索,将相应的治疗方案前移到了TNBC的一线治疗中,开展了FUTURE-Super研究。例如,在HER2阳性的LAR型(A臂)患者中,吡咯替尼联合卡培他滨的ORR达到100%;MES型患者中,抗血管生成靶向药联合化疗也也取得了良好的疗效,这些方案均被纳入FUTURE-Super研究中,用于TNBC一线治疗的探索。目前FUTURE-Super研究已完成约50%的患者入组工作,从已显露出数据来看,患者的疗效确实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在此,我也期待FUTURE-Super研究在今年年底全部完成之后,最终能够为大家带来一个满意的结果,也为TNBC患者带来更多福音。

-以上-



文章来源:中国医学论坛报今日肿瘤


更多精彩内容:雪伦官网
粉色丝带论坛是一个乳腺增生的早期症状,乳腺癌的早期症状,治疗方法,术后饮食,术后康复,患者交流的论坛
游客

返回顶部